武林小说>军事历史>回到秦朝做圣人>第二十七章 声势浩大审案前

翌日清晨,天尚未大亮,东方才开始发白,黑色的天空渐渐在褪色,空气里还充满着夜的香气,两个脚步声在院中润湿的草地上微微响着。

“大兄,审案要这么早起身的嘛?”嬴泽打了哈欠,浑身散发着欲睡不得的幽怨气息。

“寻常黔首半个时辰前便起来了,你呀,性子还是懒惰了些。”

“我可是重伤未愈啊!不懂得体谅体谅伤者?”

“噢?是谁不听劝非要亲自参与审案?这可就怨不得别人啊。要不,你这就回去歇着?”

“啊咧?大兄,你这是研读了墨家《墨辩》呢?还是私下寻着哪位名家先生偷偷拜师学艺啦?何时变得如此能言会道。”

“唉,这可当真怪不得为兄啊!这不是常与十三相处,久而久之不就如此了嘛!”

“哈哈,大兄,你变啦!居然会兜着弯奉承别人了。不过...妙得很,我喜欢!”

在插科打诨中,嬴泽的困意渐去,与扶苏同乘一辆马车,前往了县令府衙。

秦时娱乐项目几近于无,黔首大多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为生计而奔波劳作。寻常时日,黔首唯一的消遣便是说说闲言聊聊家常。譬如哪家顽劣孩子挨了最多揍,何家待字闺中的小娘子最俊俏,东巷那李寡妇近日可还滋润,可有老友新邻飞黄腾达......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可能成为黔首间闲聊热议的话题。

在这个娱乐项目朴素到贫乏的时代,天亮起身劳作,天黑睡觉造人,雨天无事打孩子,闲来时胡扯几句,这便是黔首的日常。

而当下的昌国城,却是出了一件非同凡响之事——罗富命案。

死人并不罕见,自古有之,审命案虽不多,但也时而有之。可伴随着一把大火,死者妻子将此事闹到了官府,而后死者弟弟又是控诉其嫂行为放浪谋害亲夫。这瞬间便点燃了昌国城黔首的八卦之心,一时间罗富命案成为街头里巷最为热议之事。

有人思绪简单,始终认为罗富之死不过是场意外,此事都是柳青青罗奇在胡乱生是非罢了。

也有人知晓那罗奇是个赌徒,死死坚持是那罗奇贪婪无度,谋害兄长妄图吞下家财。

还有不少人见那柳青青姿色不俗,坚信是柳青青是欲求不满嫌弃罗富那半百老头,而与人勾搭害死亲夫。

甚至有人认为罗奇与柳青青是在唱双簧,不过是为了迷惑外人,已掩盖两人狼狈为奸的真相。

更甚者则异想天开,说那柳青青是个吸食男子精气的妖妇,一场大火不过是其毁尸灭迹的手段而已。

总而言之,这持续了近一个月的命案,随着时间的推移,已是家喻户晓,且越传越是玄乎。时至今日,罗富一案再次开审,也迎来了此事的高潮。

食时,天已大亮,朝阳升起。

当扶苏与嬴泽乘马车来到县令府衙不远处时,周遭已是人山人海。相较于嬴泽上次看到了一大群人,此时可能唯有用十几大群人来形容了。

车马通行不便,兄弟两人只能下车步行,在人声鼎沸中从侧门进入了县令府衙。

“不至于吧,不过是审个案子而已。”满头大汗的嬴泽脸上惊讶不已。方才那人头涌动的情形可谓与后世节假日的著名旅游景点有的一拼。

扶苏显然也是未曾想到此案影响如此之大,“如此阵仗是有些大了,也罢,莫作他想,我们先去见父皇吧。”

县令府衙后院当中,始皇帝身着普通衣袍坐于中堂案前。屋内左右两侧各站着三名佩剑着甲的随行侍卫,另有四人一前一后两人一排站于案前,面对着始皇帝。

四人中,前一排的两人是郎中令蒙毅,中车府令赵高。后两人则是五大夫杨樛以及县令李德。

“陛下,随行侍卫已分布四周警戒,其余事项皆已安排妥当。然此案似乎在昌国城影响颇大,而今聚集在县令府衙四周的黔首已过五百之数。陛下微服旁听,还请谨慎些。”

“嗯,朕心中有数。”始皇帝微微点头,而后又是问道,“朕打算让泽儿亲自参与审理此案,蒙卿意下如何?”

蒙毅此时才知晓此事,一时间也是猜不透始皇帝的心思,稍作思量后便出言,“此事依大秦律并未禁止,却也无此先例。十三公子几日前身负重伤,不宜劳费心神,今日一案又是受众多黔首瞩目影响深远,臣还请陛下三思。”

其实自从那夜听得嬴泽分析案情后,蒙毅便越发关注嬴泽。若说案情分析展现了嬴泽的才情,那么前两日嬴泽杀人脱困,则是将嬴泽的果断勇猛表现得淋漓尽致。嬴泽的优秀已是远远超过了蒙毅的预期,他丝毫不怀疑嬴泽能在此案审理中大展身手。可也正是因为如此,蒙毅其实并不想嬴泽参与此案审理。

嬴泽越是优异,越是容易进入朝中诸多大臣的视野当中,这对于扶苏太子之位,对于朝野格局,并不是件好事。当然,不论蒙毅如何作想,此事的决定权仍在始皇帝手中。

“小高子呢?”始皇帝又是询问一旁的赵高。

高大强壮的赵高拱手而答,“蒙将军所言极是,奴愚钝,不敢妄言。”

赵高的回答令蒙毅有些意外,毕竟早些年赵高因处事不当,差些便被他建言处死,而今居然在为他说话。事出无常必有妖,蒙毅思绪一转倏然领会其中关节要害。

想必这赵高事先便知晓了始皇帝决意让嬴泽审理此案,此时赵高越是为蒙毅说好话,越是适得其反,只会令始皇帝心生不喜。

状态提示:第二十七章 声势浩大审案前--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