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说>军事历史>奋斗在沙俄>第七百七十八章 炮击

联军从抵达塞瓦斯托波尔到真正对这座要塞发起攻击,准备工作就用了半个月。

期间英军的主要工作是从战列舰上拆卸舰炮,主要是68磅加农炮。而法军的主要工作是挖掘堑壕,他们冒着俄军的炮火,慢慢地朝着塞外斯托波尔外围的防御工事靠拢。

这项工作繁重又特别关键,毕竟所有的人都是血肉之躯,没有人能顶着敌人凶猛的炮火冲锋,就算真有那么不怕死的人,联军也没有那么多人马可以这么消耗。

每天晚上,法军都会组织大约一千名士兵带着铲子和鹤嘴锄,在石块的掩护下悄悄摸摸地向俄军阵地开挖,军官负责测量和标定方向,士兵们则甩开膀子拼命的挖土。

讲实话,这非常危险,因为俄军的耳目非常灵敏,每每法军刚开始工作,俄军的大炮就开始猛烈开火,这极大地延缓了法国的进程。整整半个月的功夫他们才勉强靠近到俄军防御最前线一千五百米的位置。

这个位置对于发起冲锋还是有点太远,也只是刚刚够让联军的重炮能打到俄军的防御阵地,对联军来说只是勉强够用。

那么为什么不继续向前挖掘堑壕呢?

原因很简单,俄军调集了大量的迫击炮,集中火力猛烈地轰击联军挖掘堑壕的工兵,不同于榴弹炮和加农炮,弹道弯曲的迫击炮天生就适合打击遮蔽物后面的目标,可以说如果不是俄军的炮弹有限,法军挖掘堑壕的行为更像是送菜。

到了10月13日,法军终于修好了五座炮台,部署了大约五十门火炮。而紧随法军之后,英军也开始修筑堑壕,大约五百名士兵负责修筑,另外还有超过两千名士兵士兵负责守卫炮台。

之所以派这么多人负责守卫,实在是哥萨克骑兵给英国人骚扰得够呛,经常折磨得英国工兵哭爹喊娘。

到了10月16日,尽管英军的炮台还没有完全修好,但联军决定立刻发起攻击,因为就在他们修筑炮台和挖掘堑壕的同时,俄军也没有闲着,不用担心被联军骚扰的他们疯了一般的建设各类防御工事,将原本就十分坚固的防御阵线经营得密不透风。

眼见于此,拉格伦和康罗贝尔知道再也不能等待了,否则每延迟一天俄军的防御水平就会增强一分,到时候他们就算将老命豁出去也拿对方没办法了。

和联军高级将领的悲观情绪相比,联军基层士兵对即将爆发的战斗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主要是从战列舰上拆下来的重炮给了他们莫大的信心,大部分陆军士兵都没有见过如此沉重如此大口径的火炮(68磅炮约重4.8吨)。

所有的士兵都觉得俄军坚持不了48小时就会被轰成渣渣,而塞瓦斯托波尔也只会剩下一堆瓦砾。

英军轻步兵师参谋亨利.克利福德给家人的信里就说:“10月16日,我们营开始押注,赌俄军能守多长时间。赌可以守住几个小时的人都很少,因此赔率很高。一些年纪大的比较谨慎的军官估计俄军也许能坚守48小时,但这已经是很极端的看法。一名士兵想把他从俄国乡绅那里抢来的巴黎造怀表卖给我,只要二十先令。而我的朋友则竭力劝说让我不要买,他说过了48小时之后这样的表俄国俘虏那里要多少就有多少,根本就不值钱了!”

10月17日一大早,晨雾刚刚散去,俄军观察哨就发现联军的炮台周边有大量的人员在紧张忙碌,显然敌人的攻击很快就会开始。

不等联军开火,俄军的大炮抢先开火,超过一百门火炮猛烈射击,大量的弹丸将联军炮台周边打得烟尘漫天。

很快联军也开始还击,包括七十三门英军火炮以及五十三门法军火炮一起轰鸣。

几分钟内炮击就达到了高潮,开炮时低沉的轰鸣声,炮弹在空中翻滚的尖叫声,还有炮弹落地时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完全淹没了军号和军鼓的声音。

整个因克尔曼山被淹没在一片巨大的黑色浓烟中,浓烟飘荡在战场上空,让天空都为之变色。

联军因为炮位更低,炮兵根本无法瞄准目标,甚至连看到目标都困难。炮兵们只能猜测目标的位置,让后祈祷上帝保佑能够命中。

这场可怕的炮击持续了十二个小时,炮弹疯狂飞舞的声音从未中断,士兵们耳朵里只听到轰隆隆的呼啸,脚下的大地不断地颤抖,天空中充满了浓烟遮蔽了太阳,让白昼如同黑夜一般,到处都是硝烟,连远离战场的塞瓦斯托波尔城区也被烟雾淹没了。

从炮击刚开始科尔尼洛夫就带着自己的侍卫在因克尔曼山巡视。他们首先去了最危险的位置故乡山脊的炮台。

这里是联军炮火重点打击目标,陪同科尔尼洛夫视察的执旗中尉回忆道:“故乡山脊炮台被敌人的弹雨覆盖了,棱堡内景象骇人损坏严重,一整只炮兵队都被榴弹炮火打倒了,担架队正在运走死者和伤员,可依然有成堆的人躺在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简直是人间地狱!”

巡视完故乡山脊炮台后,科尔尼洛夫继续前进,抵达了萨坡恩高地,在这里科尔尼洛夫见到了纳希莫夫,在之前的炮击中纳希莫夫的脸受了伤,在和科尔尼洛夫说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血一直流到了脖子上,染红了他所佩戴的圣乔治十字勋章的白色缎带。

两位总指挥正在交谈的时候,这位执旗中尉忽然看到一名校官朝他们走来,给他吓了一跳,原因是此人“没有眼睛也没有嘴巴和鼻子”!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真实的原因是这名校官


状态提示:第七百七十八章 炮击--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